主办:高淳区新闻中心

我的文化苦旅——北京游散记

2015-12-03 15:25: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禾禾

好不容易得空,我带着儿子开始了4天的北京游。此时的北京拥斥着来自全国各地旅游者。在去每个景点的路上,来来去去的是一辆接着一辆的旅游大巴 ,这让居在江南县城的我们对这个世界人口大国有了更具体的认识;不仅如此,也意味着衣食住行以外“旅游”已经成了咱老百姓生活中的重要内容。

中午在北京享用了第一顿团队餐,有点难以下咽的感觉,期待着下一顿要好点,反正自己带着一些小零食啊,将就点,不挨饿就行了。谁知道,我们的旅游餐就是如此,以致于我一到正餐就没胃口,到了街上就那么凑合着爱上了那煎饼果子,经济实惠还很香脆,摊主一般都很热情,买了几次发现那卖煎饼果子的大多非京腔,或许也是来自异乡谋生的吧,对我们这些异乡客有“出门在外诸事不易”的同情而多生出一份热情吧。有人说旅游是花钱买罪受,有点道理,因为我们基本都是披星戴月的早出晚归,早起出行时尚未睡足,晚归至宾馆时已经筋疲力尽,脚底板生疼,所以真是又苦又累啊。

但是这番苦累我还是觉得值得的!

北京游,不懂的看的是热闹,到了景点就拍照,图的是“去过首都”的骄傲,懂的人是看传统历史文化。我是二者兼而有之,不愿跟着导游团团转,所以总想一个人在有限的时间内多看看,多走走。北京悠久的历史文化始于山顶洞人,但我们跟旅游团所看到的只是其明清历史文化的那部分。作为明清两朝的京城,从故宫到天坛,长城到颐和园,北京的建筑园林雕刻无不围绕着“君主独尊”的帝王的奢华、雄伟,不可侵犯的霸气,可是这一切都淹没在如今人潮烟尘中了。   

故宫篇——在朱红的宫墙外围,曾经的护城河,墨绿的河水上漂浮着不少矿泉水空瓶子和棒冰纸,沿路有小贩向游客兜售一块一根的棒冰,闹哄哄的景象,极大的改变了我心目中故宫的那庄严神秘的历史形象。我们花了2小时的时间从午门穿越到神武门,以走马观花的速度游玩了故宫,印象最深的是太和殿前那脚下的黑灰色地砖和钟表馆里的钟表呈现。导游说其实下面横七竖八的有七八层砖块的铺垫,不知道当今是否有过对地砖的修缮填补,但已然有很多斑驳破碎的地方已经露出了土样的层面,我想这些砖块是故宫中最厚重的历史承载,他们承载着荣耀与高贵,屈辱与蹂躏。而钟表馆里近代以来欧美国家曾经进贡给大清帝国的那些精美绝伦技巧高超的各式钟表也显示了欧美国家文明的进步,这正好一管窥豹的反衬了清帝国的衰落。

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三点半起床,四点集合领早餐时出了点意外,人群中不知谁打翻了我的茶杯,烫到了一旁的小朋友,心有内疚。约五点半既熟悉有陌生的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仪式,仪式还未开始,广场上已经聚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旅游团队,有的可能是去得太早了,竟然铺着行李继续睡,潮水般的人群中,可想而知是“看”不到升旗仪式了,我和儿子干脆远离一点人群,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等待仪式的开始。当雄壮的国歌乐声响起,站在纪念碑处的我心中一紧,每周一早上例行公事般的升旗仪式,此时此地让我肃然起敬般的庄严神圣起来。

长城篇——当车行至长城脚下时,才早上7点不到,阴沉的天空下,雾色朦胧,之间长城蜿蜒盘旋,长城长。8点10分左右我们上了长城,由于是乘缆车上至八达岭长城第六峰的,故在此不敢称是“登”上了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但以此种现代化手段到达长城的就不能自称是好汉了。从第六峰台向第九峰台等的过程中,我发现阶台基本是分三段:先是面平的陡坡,往上是两块叠砖成一个台阶,再往上的第三段每个台阶就是三块砖叠起的。我在从下往上登的时候感觉很陡,每上一步尽量抓住旁边的钢管扶手借力。“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长城的巍峨雄壮没有阻挡住清兵入关的铁蹄,明长城修建的本质意义尽失。可见人的心墙是所有防御性的工事中最脆弱的也是最坚不可摧的。英明的康熙大帝意识到了这点,在他当政的时候,注重对人心的笼络。但是历史的潮流已经发展到不仅仅是只要笼络笼络人心的感性统治便可稳固天下的了,也许站在长城的高峰上,千年一叹的悲歌咏唱才是最应景的吧。我想所谓的长城永不倒的精神本质上也应理解为长城作为古建筑遗存的价值和审美价值的体现吧!      

喜欢北京那满街满巷的槐树,炎炎夏日里,撑起了一片片阴凉的空间,飘飘洒洒的槐花和铺满黄花的街头巷面,给拥挤的都城调和了些诗情画意!

本栏目由“飞凯旅游”特约

电话:025-57335966

 

上一篇:行走的力量
下一篇:在李白墓前

分享到: 收藏
《今日高淳》在线阅读

[查看旧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