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高淳区新闻中心

岁月转身明媚(中)

2016-02-24 09:59:26   来源:《今日高淳》   评论:0 点击:

如果从晚唐景福二年(公元893年),台濛在胥溪建造“鲁阳五堰”算起,东坝该有1120岁了。当年,吴将伍子胥开挖胥溪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成为东坝民众世世代代的恩人。

■ 关关雎鸠

钟表店兼营镶牙,是一家私人企业,店主姓俞,父子两个主营,小师傅叫小牛,本来应该是老师,可他读的那个中等师范是大跃进产物,“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时候,撤了,学校解散,老师换岗,学生回乡。老俞原本是这里的钟表匠兼牙医,“开水下面条”,小俞做了顺水学徒。每次走过上街,都能看见一个小伙子,左眼戴着铜板大小的放大镜,钻在油灯下,起子镊子,更替拆卸着手表零件,又在汽油里洗净,再分门别类放进一个玻璃器皿,稍息待岗。小牛旁若无人,连呼吸也不出响声。年轻人眼力好,脑子灵,三五个月就掌握了父亲的全套技术。那时,手表列为成功人士“三大件”之首,手腕上有只明晃晃的家伙,袖子一捋,就能报出当下时间,是很有面子的。这对父子,从事这种高尚劳动,他们的分工也精当,父亲修钟,儿子修表,照理,不发财也不用愁吃穿的。可是,这种独到搭配,正是1960年代,这个镇,碰来碰去都是只拿工分不拿工资的社员。田里做农活,要精确到分秒吗,掌握了太阳也就掌握了时间。他们的牙齿也坏得厉害,但镶什么牙呢,拔掉了事。又,那时三四十岁的户主,身边就有三四个孩子了。镇上有几个拿工资的,有饭吃已经不错,哪有闲钱顾上手表、镶牙。小俞师傅这两手技能,成了“屠龙术”。他们店里摆的那个玻璃小箱里,五六只样品表,四五年不见变动,还不知它们的分针秒针是否还走得动。

每天,这店开门很早,关门很迟,但我没看见站过两个顾客,女人是象征生气的,也未见过,店堂里,我常常看见老俞手中一杯清茶,发呆。

荣生面业,主营春卷、狮子头,一间门面,店门板一半落地,另一半,矮墙顶着半身门板。这半身门板一卸,既是交易窗口,又是营业柜台。凌晨3点,这家的灯火已亮。荣生将醒好的面团,打理成油光发亮面坯的时候,婶子负责的那个大煤炉,也在熊熊燃烧了。等作业面板有了叮咚滴嗒响声,边上的油锅也就吱哩叭啦跟上了。那时的油锅,还是人见人爱的。油锅里的滚油,受不了那热情,纷纷化油为汽,逍遥街头,将一条上街飘了喷香。于是,早读孩子、早班旅客,嗅着一路香味,吃上最想吃的早点。

待窗口那只喝足了香油的竹匾里有了余货,婶子预先泡好的那杯秋叶茶,也端进了荣生手里。高不盈尺的槐木靠椅,桐油涂了贼亮,就在他身边,长长的靠背,能托到肩膀,还有一杯热茶在手上,春卷荣生,这样享受小康怡乐,还有家庭权威。

荣生春卷,甜的,取赤豆和红糖打底,精油辅佐;咸的,荠菜和雁来蕈打底,香干辅佐。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可就是弄不懂:同等用料,荣生他家的东西最便宜;一样价钱,荣生出手的货色最好吃。荣生头发稀少,点子不少,有句山歌这样流行:“荣生癞痢头,春卷狮子头”。我的同事汝俭先生,告诉我,他小时候,腊月心里,天麻麻亮,一家子还熟睡在热被窝里,外边“春卷啊——狮子头”,已经一声比一声响亮了。他爸叫断这段叫卖,坐起身子,窗洞里递过几个小钱,人还在被窝里,荣生叫卖就在嘴里香了!

这么敬业的一条汉子,中间还有5年停业。这5年不是荣生不想做了,而是香油供应不到他门上了。儿子恨透了他爸这套手艺,说要是起先学了扎花圈,学了算命,也不会到这地步。5年过去,经济全面好转,孩子也死活不接荣生的班。荣生又做了几年,直至体力不支,后无来者,荣生春卷在东坝失传。

杨鞋匠,初见会吓你一跳,他患过严重小儿麻痹症,整个身子不到一米,下肢已萎缩得可略去不计,行走全凭那双超常的手,两张20公分高的小凳,从不离身,左右手各握一张,手、凳和谐合作,左右交替向前,甩出一个个“人”字。“走”上一阵,小凳塞进屁股下,休整片刻,即使连接上街与主街的高坎,也难不倒他,高坎一下,摔开臂膀“大步流星”。

与他熟悉是因为他的调皮鬼弟弟在我班上,当他知道我是他弟弟的班主任以后,每次见面必有招呼。有几次根本没在意边上有他,但他的大嗓门和夸张的表情,总能让我很快就发现他。少不了的话题,是弟弟的在校情况。如果听到一点进步,他会笑得忘记边上还有人。如果弟弟又犯事了,脸色立即凝重,说:“我就这样子了……”那意思是希望我能对他弟弟开点“小灶”,助他成龙。

15岁以前,他大门边也不肯出,怕见人,自从居委会安排他进了鞋匠店,一下子,他创造出了杨氏小凳行走,手艺也独一无二了。一年后,每月工资18,再一年,一镇的人改称他杨师傅。自从成了杨师傅,他话也多了,人也勤了,活也更精了,每天贴紧了坐在门前,一边忙乎,一边跟熟人点头,微笑。

上一篇:品味天下第一福
下一篇:最后一页


淳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今日高淳”和“淳报网”的文章皆属淳报网版权所有,除与淳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分享到: 收藏
《今日高淳》在线阅读

[查看旧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