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高淳区新闻中心
承办:龙虎网


[现代快报]“蟹”逅两湖流域 文化高淳让你脚步慢下来

2011-09-26 14:07: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这里拥有活化石方言、高淳老街、固城湖螃蟹、大马灯等诸多“名片”
固城湖和石臼湖或将开发,高淳旅游资源有望得到整体包装

\

固城湖大阐蟹如今已是高淳的支柱产业 快报记者 路军 摄

\

高淳的国家级非遗——大马灯 资料图片

\

高淳老街梅家鞋铺,83岁的梅炳伢在展示他的布鞋作品 快报记者 路军 摄 

       描述高淳有两种方法:你可以说,它地处南京南部,东邻常州溧阳,北邻溧水县。县境内西部为水网圩区,东部为丘陵地带,全境为固城湖、石臼湖和水阳江环抱,水路西进长江黄金水道,东连太湖苏南水网,已经被评为“全国生态县”——以此为基础,也许能推导出这座城市的过去和现在;当然,你也可以像当地人一样诗意地描述,“高淳就像一块海绵,吸收着不断涌流的记忆。它的过去,被写在极难听懂的方言、高淳老街的店铺、固城湖边的小村庄、塘里的大闸蟹、隐藏于街边小巷的文保单位上。”

       如果想了解上面这些名词意味着什么,只有走出钢筋水泥的都市,来到慢节奏的高淳停上几天。你看到的,将是高淳数千年积淀下来的文化。

       方言

       两湖

       说了4000年的“语言活化石”

       高淳隶属南京,但南京人走在高淳城里,却并不容易产生太多熟悉的感觉,主要原因就是语言。“女京”是“南京”,“切别”是“吃饭”,“洗宝宝”是“洗澡”,高淳方言素有“语言活化石”的美称,从古至今一直无法书写,也缺乏音标体系,只靠当地人口口相传流传至今。

       9年前,高淳县曾专门抽调了一批教育、文化界的老专家,全面搜集整理高淳方言,当时担任工作小组组长的是原高淳县教育局局长袁家旺。从2002年至2005年间,袁家旺带领工作组走遍全县乡镇,走访了75岁以上老人120多名,通过采集声音和图像的方式,对高淳方言展开了一次抢救性保存。

       袁家旺表示,夏商周时代,高淳土著人曾经水道与吴地互通有无,受吴语影响形成了高淳的早期语言。“初步能确定的是,高淳话在东周,距今天约4000年时基本形成;经过约1000年的发展,在距今约3000年时基本定形,一直延续到今天。”

       有专家认为,高淳方言能自成体系延续4000年不变,不能不说是语言文化中的一个奇迹。“究其原因,最重要的是高淳长期以来比较闭塞,虽是南京的郊县,但地处最南端,到上世纪90年代还是全省唯一没有过境公路的县。此外,高淳人对自己的语言有一种固守的情结,这也使其方言能保留至今。”

       两湖

       固城湖石臼湖圩出来的城市

       石臼湖北路、石臼湖南路、固城湖北路、固城湖南路、丹阳湖北路、丹阳湖南路、胥河路……摊开地图可以发现,高淳以水命名的路非常多。高淳县旅游局副局长吴建明认为,“乾隆皇帝下江南,足迹遍苏杭,却独独把‘江南圣地’的美誉给了高淳。高淳是个既有水乡风貌又有丘陵风貌的城市,但失去了水,高淳的灵秀之气就没有了。可以这么说,水是高淳的魂。”

       说到高淳的水,就不得不提到固城湖和石臼湖。固城湖和石臼湖南北遥相呼应,高淳县城则居于两湖之间。固城湖和石臼湖有石固河贯通,两个湖都通向水阳江。水阳江是长江的支流,被称为黄金水道。

       据《高淳县志》记载,古代的长江下游南岸,除了太湖之外,还有一个著名的大湖,被称为丹阳大泽或古丹阳湖。它汇聚源于今皖浙交界天目山及皖南山地的水阳江、青弋江、郎川河、漳河等多条水系而泄入长江,形成了一个地域广袤又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随后,古丹阳湖逐渐淤塞湮没,除石臼湖、固城湖等为其残存外,其余大部分已变为湖荡沼泽地带。

       如今的固城湖,对高淳非常重要,因为那里不仅是高淳人的饮用水源地,还曾一度在水利方面发挥作用。“固城湖首先是水源地,大家都要靠它喝水,处于保护状态。此外,固城湖的水位变化比较大,以前皖南山区的洪峰过来,最高水位能达到13米多,今年干旱期间,水位又能落到7米以下。”吴建明说。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高淳的围湖造田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当时吴国在固城湖边筑圩,后赐钟国相而得名“相国圩”,距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

        据了解,围湖造田最集中的是宋代,当时为了提供军需,宋徽宗派10万大军筑永丰圩,建成后先后被赐给韩世忠、秦桧等人。原高淳县文化局局长汪士延介绍表示,“到了元初,高淳的浅滩基本都变成了圩田。根据现在的统计,高淳88%的土地都是圩田。

  螃蟹

       “赔”出来的螃蟹品牌

       时间走到今天,高淳人靠湖吃饭的方式越来越多。如今的招牌,毫无疑问是固城湖大闸蟹。

       南京青松固城湖螃蟹有限公司老板邢青松,是高淳乃至南京首个领到水生动物自营出口证的农民。每天一大早,他就坐在位于高淳县水产市场的店面里,等着顾客上门,“现在三四两的螃蟹已经基本饱满了,销售刚刚启动。”

       虽然店面只有80多平方米,但邢青松却是高淳当地的螃蟹大户之一。上世纪90年代,他从部队复员回家,被分配到银行工作。干了没多久,邢青松就辞职养起了螃蟹,可生意却并不顺利,“当时不少外地人来收购,收购价100块一斤,他们转手能买到140块一斤。”

       1994年,邢青松决定去上海闯市场,“我们当时用的是别人的摊位,卖一斤螃蟹摊主抽两块钱。”2000年,听说上海螃蟹价格特别好,他借了十几万元,收了3000斤螃蟹准备拉到上海。然而,货车凌晨3点开到常州附近时,却翻到了路旁的沟里。这场意外之前,邢青松已经损失了60多万,本打算一起赚回来,没想到又多损失了十几万。

       好在邢青松坚持了下来,2001年,他尝试在网上卖螃蟹。当年11月,邢青松收购了5000多斤螃蟹,准备到上海市场销售。到上海后才发现当地价格已下跌。他立即上网查询,发现苏州市场还未受影响,随后决定将螃蟹全部转发至苏州,结果以每斤高于收购价两元的批发价在苏州卖出,多赚了1万元钱。

       生意越做越大,邢青松又选择了一种新的经营方式。2008年,他牵头成立了高淳县青松水产专业合作社。农户负责生产,基地保证质量,店铺面向市场,公司运作管理,“一年下来,合作社总计向社员分红150多万元。”

       2010年5月,江苏固城湖青松水产专业合作联社成立,邢青松又多了一个头衔——理事长。合作联社由南京、苏州、无锡、常州、泰州五个城市区域内23家单位共同创建,现有社员3218家,其中20个水产专业合作社,2982个水产养殖户。“去年,我们的螃蟹最远卖到呼和浩特,今年虽然刚启动,但每天已经能卖出去两三千斤。”

       自动售蟹机背后的生意经

       多年下来,高淳的螃蟹早已形成产业,去年的总产值高达约14.6亿元。在从事螃蟹销售的人当中,点子最多的是42岁的高淳县双湖螃蟹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团结,他是2009年十万元一盒“天价螃蟹”的“发明人”。

       和邢青松一样,史团结是高淳较早养螃蟹的人之一,“这么多年下来,我最大的感觉是养螃蟹没赚到钱,卖螃蟹反而赚到钱了。”

        “1993年是我第一年养螃蟹,当时买了3000只蟹苗,收购价是100多元一斤,全卖掉后赚了一两万块钱。”史团结回忆道,“到了1997年,我不仅自己养,还收购固城湖的野生螃蟹,没想到那年螃蟹死亡比较多,也没人来收,最后只好喊朋友帮忙拉到上海卖,成本30多万的螃蟹只卖了几万块。不仅前几年赚的钱没了,还欠了十几万的债。”

       2001年,史团结决定不再养螃蟹,转而成立了一家螃蟹销售公司,“这应该是高淳第一家专业销售公司。”为了提高销量,他想出了很多营销手段,比如著名的“螃蟹别墅”。

       “以前,螃蟹装在草包里可以延长存活时间,这种包装用了很多年,但提到城市里就显得太土了。后来,我们试过用纸盒装螃蟹,结果有一次,我和小舅子拎了两盒螃蟹到上海送人,走到半路盒底全掉下来了。”史团结说,“‘螃蟹别墅’就能解决这些问题,一共四层,每层可以放两只螃蟹,既美观又结实。”

       “螃蟹别墅”发明出来之后,每天能卖出600个多,拿绳子绑螃蟹的工人,劳动强度一下变得很大。此时,史团结又有了新的想法,“有一次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们大扫除要把沙发移开,结果发现了一只螃

       老街

       蟹,竟然还是活的。”受此启发,史团结决定试验新包装,做出了号称“黄金甲”的螃蟹速装器,并申请了专利。“一个‘黄金甲’装一个螃蟹,螃蟹是穴居动物,放在盒子里和它在洞穴里的环境比较相似,能延长存活时间。”

       去年,史团结又找工厂定制了一台自动售蟹机,把生意做到了新街口地铁站里,“一个机器放198只螃蟹,能活一个星期左右,没有房租不用人员工资,价格就降下来了。一只二三两的公蟹,就卖10块到15块。”今年,史团结准备继续在地铁里尝试自动售蟹机,“最近就要启动了。”

       老街

       老街里有个老鞋匠

       这个季节去高淳,吃完螃蟹再去趟高淳老街逛逛,是不少游客的选择。

       老街始建于明初,历经明清两代500多年的不断建设,历史上形成了一条长800余米(最初为1135米),宽3.5米左右的“一字形”街道。1984年,高淳县政府将老街原貌保存较好的长345米片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建设控制地带,东自东门桥,西止通贤路,南到官溪路,北达县府路,目前老街约有500米长。

       9月15日中午的老街,显得有些冷清,只有几家饭馆生意比较好。“工作日嘛,游客不会很多的。”一位站在街边卖扇子的老人说。据了解,老街中的店铺一般都为楼宇式双层砖木结构,挑檐、斗拱、垛墙、横衍、镂窗齐全。由于明清时期有大量商贾来自皖南徽州地区,故建筑风格带有明显的徽派特色,形式多样,风格各异。街道全用青石和胭脂石铺墁、两侧用青灰色石灰岩条石纵向铺砌,中间用胭脂石横向排列。

       布鞋是老街的著名特产之一,手工最好的当属梅家鞋铺。鞋铺的主人,是83岁的梅炳伢老人。老人13岁学徒,1952年到老街做生意,“现在老街里,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生意人,已经没几个了。”

       如今,梅家鞋铺也会帮别人代售一些鞋子,但梅家人自己做的布鞋,都会打上标签。虽然现在穿布鞋的人并不多,但梅家鞋铺的生意却很红火。正说话间,店里来了四位来自溧阳的客人,点名要梅家人的手工鞋。老人拿出镜子放在其中一位小姑娘面前,“这个粉红色的不错,你试试看,看满意了再决定。”

       有时候,碰见好奇的游客,老人还会拿出和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的合影“解说”一番。“当时他来老街,看到我这么大年纪还在店里做生意,可能觉得有些好奇吧,就来和我聊天。其实只要身体允许,我都是会亲自做鞋的。”

       大马灯

       一个村坚守出的国家非遗

       梅炳伢老人在老街店里忙生意的时候,20多公里外的高淳县东坝镇东坝村,一场“电视剧”正在紧张地拍摄当中。村委会主任汤春山是这次拍摄的主角,“说是电视剧,其实是为了申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拍一段录像。”

       提到东坝,高淳当地人会不约而同地蹦出一个词:大马灯。事实上,已经被列为国家级非遗的大马灯,就是以东坝村汤氏家族为主体传承的。“我们村里3000多人,会大马灯且姓汤的就有800多。”汤春山说。

       据原高淳县文化局局长汪士延介绍,东坝大马灯起源于唐朝,盛行于明清。相传朱元璋和陈友谅交战兵败,逃进安徽广德一个祠山庙。庙里结了个蜘蛛网,朱元璋穿过去躲在神像后面,随后蜘蛛网竟重新恢复原样。追兵赶到,看见蜘蛛网完好无损,以为朱元璋没有逃进庙里,便往别处追去。称帝之后,朱元璋下令从南京到广德沿途都要修祠山庙。“当时东坝是交通要道,每次祭祀,大马灯都会作为表演节目出现。”

       据了解,大马灯是一种模仿战马造型的民间舞蹈,用竹制“马架”,用绒布制成“马皮”。马队一般由7匹“马”组成,每匹“马”下面有两个成年人当“马腿”,“马”上坐一个孩子,扮演刘备、关羽、张飞等三国人物“出征”,最后按“天下太平”四字笔画走阵收场。

  在汤春山的记忆里,改革开放之前,大马灯基本不出村表演,直到汪士延来到村里挖掘民间艺术,情况才有所改变。“1986年,我们在南京朝天宫演出。一开始门票不太好卖,朝天宫方面就让我们到莫愁路上溜一圈。第一次没什么特别,但到了第二次的时候,路被看热闹的人给堵死了,最后交警跑过来劝我们别再出来了。”

       虽然东坝大马灯红火过,但组织者和参与者背后的辛苦,却很少有人知道。“我们演出一般都在腊月,先到祖坟再到镇政府门口。”汤春山说,“在7个三国人物中,关羽的刀被视为辟邪之物。如果到别的村表演时,扮演关羽的孩子不小心从马上掉下来了,我作为组织者是要给人家跪下磕头的。”

       汤春山表示,之前村里大马灯表演的组织者是他的父亲,这也就是说,这对父子都给别人磕过头。“其实这算不了什么,我希望大马灯这门民间艺术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

        薛城遗址

       角落里的“金陵第一古村落”

       与“活着”的高淳老街、东坝大马灯不同,高淳还有一些历史遗存尚处于“半休眠”状态。位于淳溪镇薛城村,被誉为“金陵第一古村落”的薛城遗址便是其中之一。

       1997年8月,高淳文管所工作人员濮阳康京得到消息,有4个青年拿着石片和陶罐子,声称要卖给博物馆。看见年轻人掏出的那几件石片后,濮阳康京不禁一震——这是几个磨制得十分光滑的石斧、石锛,应该是新石器时期所有。

       整个南京,新石器时期的文物十分缺乏,即便在被称为“文物富矿”的高淳也难得一见。濮阳康京赶忙追问来历,年轻人说石器是在薛城乡卫生院扩建的工地上发现的,工地在挖地基,挖出了不少这样的石头。

       10天后,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进驻薛城文化遗址现场,他们沿着发现石器碎片的地基往四周布下了考古探方。就这样,一个极为重要的大型古人类文化遗址保存了下来。据了解,遗址总面积约6万平方米,揭露了部分文化层,上层为氏族墓地,下层为居址,上层距今5000多年,出土了陶器、石器、玉器、骨器等物,共计600多件。下层发现一座近半圆形半地穴房基,有灶穴和大量灰坑,距今约6000年。

       从已经出土的文物可以想象出,6000年前高淳曾生活着一群原始人,他们使用打磨得十分光滑的石器和绘有彩色图案的陶罐。6000年后,薛城遗址静静地躺在淳溪镇薛城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9月15日下午,快报记者来到薛城村附近,向十多位村民询问遗址的具体位置,但无一人知晓。最后,还是一位路过的年轻人给出了答案,“在薛城医院旁边,薛城医院就是当年的薛城乡卫生院,因为要保护遗址搬走了。”

       走进薛城遗址,可以看到两座建筑,一个是2008年开放的出土文物展厅,另一个是居址考古现场。高淳县文化广电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薛城遗址本身位置比较偏,管理也比较困难,我们只是在周边的村里雇了3个人。不过,我们已经制定了薛城遗址的环境整治规划,还划定了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1997年之后,那一块就没有建过房子了。”

       这位工作人员同时表示,遗址成功的开发并非没有先例,如浙江的良渚遗址就建了良渚遗址博物馆。“虽然遗址总面积约6万平方米,但实际上考古发掘得很少,因为周边都是村民住房,范围不可能扩得这么大。”

 

       旅游开发

       非朝夕之事

       对于薛城遗址的现状,高淳县旅游局副局长吴建明解释说,“历史遗存本身就是个文化产品,但要成为旅游产品,必须得到开发。薛城遗址政府投资了一部分,但没办法做大。不是我们没有发现,只是说没有资金做。与其花一两千万开发得不成样子,还不如宁缺毋滥。”

       吴建明透露,在其他历史遗址上,高淳县也有所考虑。“比如双女坟,附近有战国时期的古驿道。如果能投入资金修复古驿道,完全能成为一个4A级景区。游客能坐马车,客栈会提供必要的住宿和餐饮,客栈老板甚至可以穿古装接客。”

       据了解,目前高淳已经有了开发固城湖旅游资源的设想。吴建明表示,“固城湖现在是水源地,以后如果能引长江水,就有可能变成备用水源地,这样一来有望打造5A级景区。固城湖周边,还有高淳老街、迎湖桃源、花山玉泉寺、游子山等资源,可以形成一系列的旅游产品。”

       分属两省(江苏、安徽)三县(溧水、当凃、高淳)管辖的石臼湖,同样有望得到进一步的开发。“石臼湖的高淳管辖面积达10万亩,目前长江不能开私人游艇,但湖泊可以,石臼湖可以打造一个国际性的游艇俱乐部。”吴建明说。

       “其实有意想和我们来谈旅游合作的开发商并不少,但我们需要选择,标准有两个:一是实力要强,比如高淳老街起码需要10个亿以上,二是运作能力要强。”吴建明透露说,曾有不少房产开发商看中了高淳老街这块地,他们可以提供资金,但得拿出部分土地来做房产开发。“旅游开发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如果景区里建起了别墅,会很不协调。”

  □快报记者 石磊

上一篇:[现代快报]慢城,蓦然回首的桠 溪惊世之美
下一篇:吴卫国做客龙虎网谈高淳:品味“慢生活” 共享“淳幸福”


淳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今日高淳”和“淳报网”的文章皆属淳报网版权所有,除与淳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