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社会民生 > 详情

桠溪镇新墙村种粮大户杨红兵——“庄稼汉”勇当“马前卒” 稻花香里庆丰年

2018-11-06 08:39:34

一台收割机在田野上往来穿梭,沉甸甸的稻穗转眼变成了金灿灿的稻谷,从收割到脱粒,5亩田水稻只用了1个小时;宽敞的田间水泥路上,几辆四轮农用车满载着刚收获的稻谷来回奔忙,一辆车可装稻谷3000多斤;高大的烘干房内,三台“麦稻之星”谷物干燥机隆隆作响,一天可烘干稻谷30吨……秋收时节,《今日高淳》来到桠溪镇新墙村红兵家庭农场,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派机械化秋收场景。“从田间到粮仓,一整套秋收流程,我们只需要三个人一天就可以拿下60亩,变化太大了!”种粮大户杨红兵自豪地说。

晴空下,红兵家庭农场稻浪滚滚,一片金黄,又是一个丰收年。那么,过去的种田情形又是怎样的呢?“过去农民种田,耕田得用牛、收割用锯镰、稻谷脱粒靠斛桶掼、小麦用梿枷鞭打,都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今年53岁的杨红兵介绍说,以往一头耕牛一般每天只能耕田3亩左右,用斛桶脱粒每人每天只能打下稻子300斤左右,用稻箩搬运粮食每人每次也只能挑100斤左右。回忆种田的种种艰辛,杨红兵深有感触,“那时上学,每到农忙季节,学校还放‘农忙假’,我们从小就帮忙干农活,不仅人累得散了架,而且收成也不多。”

种田苦,苦种田。和许多农村青年一样,走出校门的杨红兵选择了外出闯荡,一干就是20多年。2014年,正当杨红兵在外打拼时,中央一号文件中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举措,让改革的春风在广袤的田野上再度激荡,新墙村作为项目村建起了高标准农田。但,随之问题也来了。“当时村民们着急,急什么?以往一家一户的种田模式成本大、费时费力,现在土地整好了,更有利于规模经营,大家都想把田包出去,但苦于找不到承包大户。” 土地的变革、乡亲们的期盼、国家的强农惠农政策让杨红兵坐不住了,当年下半年,他毅然辞去在苏州昆山的工作,勇当“马前卒”,回乡操起了祖辈的老本行——种田。

“田好种了,但没有带来好效益,第一年就亏了,亏了20多万元。一分析了解到田块才整治复垦,死土多。”杨红兵承包了1000亩农田,2015年首次迎来收获,可一盘点傻眼了,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脚下的土地。于是,杨红兵主动进行秸秆还田,广种红花草休耕轮作,多措并举改良土质。“亩产量不高,与种子也有很大关系,以前育种都是农户自己留的种子,质量得不到保证。”老办法行不通,杨红兵便利用农闲积极参加各类农技培训学习,多次前往南京农业大学向专家请教。“稻种里面的学问可大了,首先要从种子公司购买,这是国家备案的,质量可追溯;浸种时也有讲究,按照专家的技术指导,可以两个月不发生病虫害,而且出芽率高,与自选自留种子相比,每亩可增产100斤左右。”

科学种田让杨红兵走出了困境,迈开了创业大步。走进红兵家庭农场,最引人注目的是各种现代化机械。“收割机1台、烘干机3台、秸秆还田机7台……没有机械化,我10亩田也种不下来。”杨红兵如数家珍,从育种、播种到收割、颗粒归仓,这里已实现全程机械化,“国家政策好,对农机具有补贴,我搞烘干房自己拿了40万,国家补贴了40万。”杨红兵说,有了烘干机后,一天就能解决问题,稻麦晾晒再也不用靠天了。

现代化机械代替传统劳力,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去年,杨红兵的儿子杨志超辞去了工作,和父亲一样回乡种田。“种田全程机械化,改变了传统生产模式,国家也大力支持种粮大户,投身农业大有希望。”年轻人的优势是善于利用新技术,今年27岁的杨志超信心满满,他光拿到的各类农业技术培训证书就有好几个,去年还专门去深圳学习掌握了智能无人机植保技术。“他学完回来后,我就买了一台植保小飞机,过去采用人工喷农药,一人一天最多只能完成5亩田,改用小飞机1分钟就可以喷1亩田,不仅省时省力、喷洒均匀,还安全。”杨红兵说,今年上半年他又添置了一台植保小飞机,为更多农田和种粮大户提供技术服务。

稻花香里说丰年。杨红兵笑着告诉《今日高淳》,去年他的家庭农场水稻平均亩产量为950斤,今年预计将超过1000斤。“改革开放这40年来,最不缺的就是敢闯敢做的勇气,关键在于事在人为。搞农业也是同样的道理,丰收的年景是奋斗出来的!”

(韦东宁 张雅茜)

上世纪70年代我区秋收场景(李代明提供)


​2018年红兵家庭农场机械化收割场景(高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