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详情

“管圩人”忆往昔“筑圩事儿” 辛勤汗水浸润富足生活

2018-10-12 09:01:07

天气转凉,秋高气爽。连日来,自高标准建设的圩堤变身为生态休闲堤后,每当傍晚来临,固城镇义保圩义保村段便热闹起来,村民们三五一群,或闲谈,或赏景,乐在其中,义保圩局主任陶桂木自然也是这里的常客。在他看来,闲暇时能往高高的坝顶上一站,瞅着眼前的一湖碧水和身后的万顷绿波,心,就踏实了,安生了。

在我区,每年冬春组织群众挑土方加固圩堤,世代相传,成为惯例,谓之“岁修”。“我当时十五六岁,正在漕塘中学读书,冬春水利大会战的时候,每到周末就要赶紧回家挑土方。”说起四十年前筑圩的情形,陶桂木依然记忆犹新。义保圩紧邻固城湖与胥河,一线圩堤有5千多米,防汛任务重。“以前一到汛期就提心吊胆,由于堤身单薄,水位一高就问题百出,所以大水之后必须大干。”陶桂木介绍,每年进入11月就是“筑圩时间”,家家户户出劳力,男女老少齐上阵,前前后后要忙一个多月时间。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生产队为单位分配土方任务,到了八十年代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按照田亩、劳力分配土方任务。”陶桂木家有7口人、8亩多田,一亩田的土方任务就有10多方,因家里土方任务重,从读高中起,他就加入到了筑圩大军中。“每天早上5点钟就要起床,6点钟开始挑土方,午饭就在工地上解决,挖个临时土灶把自带的饭菜热一下将就着吃,有时为了赶任务,晚上还要挑灯夜战。”陶桂木说,当时条件艰苦,但再苦再累,大家也无怨无悔,因为道理很简单:修好了圩堤,就是保护了家园。

《今日高淳》日前走进义保圩局看到,当年的一些筑圩工具还依然保存着。“舍不得丢掉,那是几代人团结治水的集体记忆。”陶桂木向《今日高淳》展示了筑圩的“标配”——泥篮,用竹、木制成的泥篮呈半椭圆形,只有底座,没有篮身。“这样方便携带,也轻巧,男劳力挑的话,一担泥篮要放8块土,一边各4块,总重量在130斤左右,要挑36担才能完成一方土,一天挑到晚,来回要100多趟。”陶桂木说,挑得距离远的有500多米,如果是女劳力,一次只能挑6块土。

“顶着星星出工,踏着月光归来”是筑圩人的真实写照,陶桂木回忆说,修筑圩堤艰辛劳累,但在繁忙的施工现场,处处充满着战天斗地的豪情,这其中打夯最能鼓舞人心了。“我们么,嗨早嚎;来墩夯么,嗨早嚎……”在仓库内,陶桂木拿出了当年筑圩夯土用的木夯,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这个木夯少说也有五六十年了,以前就靠它压实土方。”木夯是用一棵树锯五尺长左右,当中挖空,四角留一手卡的柄,打夯时一人领号子,其余人帮腔呼应,“举得高么,嗨早嚎;煞得紧么,嗨早嚎;齐了缝么,嗨早嚎……”

如今,千军万马筑圩的劳动场景已经远去,嘹亮的打夯号子也已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进新世纪,机械代替人力,在筑圩中唱起了主角。“往年一个壮劳力一天挑三方土算是不错了,而现在一台挖土机一天就能完成两千多方土。”走在宽敞的圩堤上,说起眼前的义保圩,陶桂木如数家珍:按照标准化建设,圩堤已由原先的宽4米、高10米,提档升级到了宽8米、高14.5米;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泥土路圩堤,经过砂石路、水泥路改造后,今年上半年铺上了沥青路;只有1.7个流量的老排涝站拆除后,分别于2014年、2016年兴建了两座排涝站,总流量达到5个,排灌能力实现大提升。

“义保圩的今天,是政府不断加大投入带来的变化,圩堤固若金汤,安全有了保障,水患变成了水利,水源成了财源。”陶桂木指着圩内星罗棋布的蟹塘说,义保村目前有70%的农户养殖螃蟹,面积5千多亩,致富的水文章做大了,村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平安富足了。

(张雅茜 杨来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区筑圩场景


​现在的义保圩高标准圩堤

张雅茜 杨来生


1482

相关文章